椰丹美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哲理 >

那一厘米,终究遥不可及

浓眉大眼苹果脸,一头黑发垂两肩。林小西呆望着镜中的自己,想找一个树洞大喊几声。刚刚逝去的爱情,欲哭无泪,理由又是那样的叫人无法接受,难堪至极。本以为信心满满,无懈可击,却被告知因个头太矮被宣告出局。顿时,她像个漏光气的皮球,连呼吸都觉得艰涩。

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矮,跑步跳绳拉单杠,像个男孩子一样疯狂运动,到最后连校短跑冠军都拿到了,可也只是长到了一米五九,再看同桌,同为女生,连课间操都懒得做却轻轻松松长到一米六五。老天总是喜欢开阴差阳错的玩笑,你越努力就越是得不到。那该死的一厘米,让她心痛到不能再痛。彷佛不再是两指稍微拉开的一点距离,而是始终赶不上的差距。

小学时,常年占据着第一排,被众人羡慕的同时,其实仰着脑袋听课并不好受,上初中时被蛮横的小女生欺负,任你四肢灵活,身轻如燕也敌不过人家往她眼前一站,那种隐天蔽日的黑暗。上了高中,作为班里最娇小的女生,在第一排带领着全班跑早操,做体操。别人都可以偷奸耍滑,能逃就逃,而她在老师眼皮下怎么也逃不了。眼看其他的小伙伴如雨后的春笋,蹭蹭的长个,上个学期还是平视,这学期就只能仰视了。父母看着着急:怎么还不长?她也跟着着急:怎么还不长?面包牛奶娃哈哈,排骨钙片虫草花。眼看着从一个小瘦子,变成一个矮胖子,横向是发展了不少,可纵向却纹丝不动。看电视购物,磁力鞋垫增高茶,稚嫩的小脚被磁铁硌出一个个小坑,却也咬牙坚持。各种增高药剂苦涩难闻,也仰头豪饮。可还是没有丝毫作用,道听途说买来民间秘方,吃了以后上吐下泻肠胃炎,急急忙忙奔医院,血常规,打吊瓶,足足吃了一周的病号饭。林小西大病初愈依旧念念不忘为那一厘米做着各种努力。可身高就像个倔强的孩子,任你怎样威逼利诱,就是软硬不吃。林小西急火攻心怒喊要尝试断骨增高法!看到病房里包裹得像个现代木乃伊,回去千丝万缕,心生恐惧,最终果断放弃。

眼看一把年纪生长无望,却不堪忍受去肯德基总被询问要不要儿童套餐的待遇。林小西恨的牙痒痒。俗话说得好,身高不够,鞋跟来凑。可她天生风一样的女子,走路连蹦带跳,哪驾驭得了慢慢悠悠的高跟鞋,三步两摔,根本爬不起来。好不容易站起来,也要人左扶右搀,活像个老太后。习惯了平底的舒适怎么也适应不了高跟鞋的狭隘。一天下来,脚肿腿疼,心疼不已。最终失败而终,草草收兵。

那一厘米也许终究遥不可及,不如开心的放下那恼人的一厘米。奔跑在操场上,那感觉是多么放松又舒畅,脚踏实地的感觉是多么踏实而心安。镜中的林小西依旧浓眉大眼苹果脸,一头黑发垂两肩。


来源: 椰丹美文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