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丹美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哲理 >

川河小说之《放飞小三》

放飞小三

川河

范健怡走出卫生间时,傅世常半躺在被窝里抽烟。电脑屏幕里静止的画面是一对赤裸的男女:女人蜷曲在男人怀里,左手勾住男人的后脑,右手平放男人的左胸,修长的食指中指间,露出男人毛茸茸的乳头。画面正中有个隐形圆圈,里面的三角箭头忽闪忽闪。范健怡步态轻盈,脸蛋洋红,嘴唇比上了唇膏还好看,半湿的长发胸前垂悬,又被高耸的胸脯镂月裁云,形成乳房下黑色瀑布。傅世常再次被荷尔蒙击中:“还想要。”范健怡说:“你行吗?”傅世常说你点下鼠标吧。范健怡就用食指轻轻一叩。电脑里画面开始动作。范健怡钻进傅世常的被窝,傅世常掐灭烟头。两人边看电脑边进行互动。半晌,范健怡愠色:“我说你不行嘛。”傅世常也有些沮丧:“算了算了。”转身又摸出一支烟,范健怡就用打火机点上。

“我们有几年了?”傅世常吐出一口烟雾,左手没离开范健怡的胸脯。

“让我想想...差不多还有两三个月,就四年了吧?”

四年前,范健怡分来这个城市,在一家企业做人事。有天傅世常来检查,老总怎么就让范健怡陪同了。起先一切中规中矩,但晚上吃饭,老总非得让范健怡参加。事后范健怡知道,是傅世常亲自点的名,老总才给范健怡打的电话。范健怡和傅世常上床后,不大的企业搞了不少政府扶持资金,原先跑烂门槛的银行,这回主动放了3000万。老总把范健怡感激的要死,一次就给她包了5万块钱的红包。刚上床那段时间,傅世常的功夫特别好,范健怡隔三差五的就要陪。傅世常花样也多,把范健怡扒过来弄过去,前面后面站着坐着的。还传授范健怡:一个风情女子,不会点吹拉弹唱十八般武艺怎么行。范健怡也学了几招,竭力迎合。弄得傅世常一个晚上就能折腾四五回,第二天就喊腰疼。有时傅世常也能把范健怡弄得神仙了,范健怡随口就骂出:你狗日的!还说:没有比你们当官的更会玩女人了!傅世常黄牙一龇:领导干部有责任让人民群众过神仙日子嘛。此刻,傅世常若有所思,也知道范健怡话里有话。“那时你还是刚来的大学生,现在是正科了吧。”范健怡一听就来气“你就不说四年来,我一个黄花闺女跟你这么一个老头...”粉拳高高的捶下,傅世常胸脯上的泡肉乱抖。属于不痛不痒的那种。“怎么?还委屈你了?”傅世常黄牙牙缝间镌着乌黑的烟渍。“哎——,跟你说件事,”范健怡爬上傅世常肚皮,双腿分开做骑马状,“前天回家,老娘又跟我翻脸了,说今年再不谈对象结婚就别进家门了。我奶奶都流好几次眼泪了。”

“......”,傅世常欲言又止,用力的吸了两口烟。

“我都28了呀!”

“那...你谈呀!”傅世常把烟头使劲掐在了床头柜上。

“真的?你放行啦!”范健怡脱开傅世常的手,裸身站在床铺上蹦了几蹦。

“......”傅世常的表情比霜打的难看。

范健怡悄悄的蹲下身,半跪在傅世常的面前。半晌,范健怡说:“那你离婚?”

“胡扯蛋!”傅世常掀开被子,兜着肥硕的肚子走进卫生间。

范健怡总是以顾客的身份提前登记,进入房间后给傅世常发出短信,告之房号。而后就是等待,等待傅世常检查考察完工作;等待傅世常会议上做完报告;等待傅世常应酬交际结束。傅世常的房间是地方政府安排的,类似于总统套的那种,很大。通常与范健怡的房间同一楼层。夜深人静,过道里连老鼠的影子都没有了,范健怡就悄悄的溜进傅世常的房间,偶尔,傅世常也贼一样溜进范健怡的房间。有时,傅世常连午休都想,范健怡就会提前赶到。他们在郊区西山里还租了套民房。傅世常来时总是戴上宽边墨镜。四年来,范健怡从一般科员升到了科主任,父亲当了一个机关局的保安,母亲拿上了低保,三姨舅七大妈的,每家都搞了一套廉租房。傅世常冲了个凉,走出卫生间时脸色红润,心情也好了许多。范健怡趁热打铁,嗲气十足:“你就让我结婚呗,我发誓不离开你,保证一辈子随叫随到。”范健怡还揪了揪傅世常的肉头鼻子。傅世常刚晴的脸又布了乌云,遂拿起衣服穿,在使劲一勒裤带的同时挤出两字:好吧!

范健怡对象谈的神使顺利,小伙子是司法局的财务科长,人也帅气。当知道未来的儿媳妇是市府办的科主任时,小伙子的父母在本市最好的酒店大摆酒席,宴请亲朋,借此宣告儿子订婚。范健怡私下与傅世常继续来往,从不违抗傅世常的欲令,经常提前半天去下面的县里,有时也去省城,登记最好的宾馆,而后就是等待。而后就是吹拉弹唱十八般武艺。从没人管过她上班下班的。

“我没有理由再拒绝了,他要了很多次了。”

“等结婚给他不行吗?”

“我都告诉他我不是处女了,我有理由拒绝吗?再说还有两月就结婚了!”

“你怎么能说你不是处女呢?”

“这事能瞒得过去吗,你以为他是SB?”

“......”

“放心。我不可能说是你的。我说我大学时幼稚,不检点,就一次。”范健怡又骑马状爬上傅世常的肚皮,傅世常左手拿烟右手就薅范健怡的胸脯。

“才是我的好宝贝嘛!”傅世常搂了搂范健怡的腰,胳膊却显得有些僵硬。

范健怡和对象发生关系的第二天早上,傅世常就发来短信:办了?范健怡回:是。又发:办了几次?复:你自己找不快活吗!傅世常:必须告诉我!范健怡:三次。

傅世常直接拨通电话:“妈的,我让你结婚在办,等不及了?犯贱!”

“我们下个月就结婚了。”

“婊子!婊子!臭婊子!”傅世常愤怒的将手机摔进墙角。

范健怡结婚的当天,她丈夫的单位发了个文:因工作需要,经局党组研究,免去戴律茂同志财务科长职务,调任工会副主席。

范健怡戴律茂是婚假后回单位才知道的。

(此为《小说选刊》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一等奖作品)



来源: 椰丹美文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