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丹美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日记 >

日常将夜夜

我七月中旬,高二分班分寝室,我和她分在一个班,她的座位在我斜上方。她背影很好看,长发飘飘。我心里做着比较,斜着头撇着肩,拨开自己的齐肩短发,瞅瞅自己的后背,嘀咕一声:嘻,没我的好看。

她热心、性格开朗、成绩又好,朋友特别多。班上竞选班干部,她成功当选为学习委员。但成为学习委员站上讲台时她又显得很威严,像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。

我记得有一天,轮到她值日——班干部值日,就是晚自习站在讲台上管纪律。她严肃的坐在讲台上大眼睛巡视着教室,只要看到有人交头接耳,她就怒视着他,直到看到他羞愧的不再说话为止。这个方法大多数情况下都管用,可偏偏有两个男生当刺头,对她的怒视无动于衷,依然在那里自说自话。她一下就生气了,“啪”的一声,把课本砸在讲台上,把全班都吓了一跳,都抬头惊疑看着她。她站起来指着他们俩娇喝到:“你们两个,你们要是再讲话,我就对你们不客气。”

全班又齐刷刷的看向她指的那两个男生。

两个男生暴露在众目睽睽中,加上被她一个弱女子指名道姓的指责,顿红一怔白一怔,觉得脸被丢尽了。

“嘿,你个小丫头片子,你想拿我怎么样?”有个男生不服,怼回她的话。

她一听,眉头一皱,扒开凳子大步流星走向男生所在的课桌和男生对峙。

“我当然不能把你怎么样,但班主任肯定会把你怎么样的。”她冷静的眼神毫不掩饰的与男生视线对视。我坐在里那个男生较远位置上,都能感受到她强大气场,她的气场已经完全压制住了男生。

男生明显怂了,他移开视线,嘴硬到:“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。”说完就坐下了。我没想到她这么强势,担心以后与她相处会不会打架之类的。

她跟我分在了一个宿舍。

其中一位室友悄悄对我说她喜欢一个女生,让我离她远点。我当时还很害怕,下意识躲避与她同框的机会。但相处的时间久了,我却并没有感受到她与我有多大的不同。

我疑惑更甚,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生。

她很疑惑:“我都不认识你说的那个女生,怎么可能喜欢,不过你倒是很可爱,我挺喜欢你的。”我脸一红,说实话那个时候我觉得她挺好相处,我挺喜欢她的,是朋友之间的喜欢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跟我走的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粘我。

她每次去厕所,去食堂,回寝室,打水都要叫上我,我不肯,她就拉着我的胳膊对我撒娇,我一身鸡皮疙瘩,无奈只能跟她同去。

她每次放假回家晚上总跟我发消息,说想我。我也想她,但我不像她一样厚脸皮,我没敢说。

有次放假,她从家里回来后,晚上非要跟我一起睡,求爷爷告奶奶求着我同意。我有轻度洁癖加上社交恐惧症,我不太喜欢别人靠太近,连她也不例外。我坚决没同意。

她一连几天晚上都在求我,我快烦死,最后在有一天我被逼无奈同意下来。

她开心极了,连蹦似跳的跑到我床上,一会又眼巴巴的看着我。

“怎么了?”我正在看书,余光看到了她的眼神,我放下书,转头疑惑的看着她。

她睁着可怜兮兮大眼睛,委屈的对我说:“你不给我让位置,我怎么躺下。”

我一愣,突然发现我是横在床上的,我调整了下位置,将靠墙的位置让给她,毕竟我担心她晚上睡觉不老实,半夜会滚下床。

她一躺下,重重的叹了口气:“唉……还是你的床舒服,我的床硬死了。”

“那是你活该,我放假之前就跟你说过,要你从家里再拿一条褥子过来垫下,你依然没听我的,活该你睡硬的床。”我没好气的回答她。

我将身体仰躺在床上,将枕头分给她一点,她立刻就枕下,侧着身体看着我,笑嘻嘻的说到:“嘻嘻,我故意没带的,这样我就能跟我老婆一起睡了呀。”笑意中带着些许奸计得逞的意味。老婆是我们俩之间的戏称,不过只有她这么称呼我,我脸皮薄,没这么称呼过她。

我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还真是着了你的道了。晚上睡觉你老实点,别教我半夜把你踹下去。”

她的右手轻轻搭在我的肚子上,笑盈盈的对我说:“我猜你舍不得把我踹下去。”

嘿,我这个暴脾气,我把她的手从我肚子上拨开,转身面对她恶狠狠的说到:“等下你试试看?再把手搭在我肚子上,你立马就滚蛋。”此时我和她眼对眼,近距离观察她的脸部,她额头有美人尖,鼻梁高耸,嘴唇弯弯,大眼睛里倒映着满是我。我反应过来,她真的很喜欢我。

她两只细长手指拨弄我的几根头发,一圈一圈慢慢缠绕在食指上,又放开,又缠绕,之后眼神温柔的对我柔声说:“我会好好听你的话,会乖乖的哦。”她停顿一下,想到了什么,俏皮的继续说到:“但是你晚上不规矩,你不乖了,要抱我。我也保证不反抗,让你占便宜。”她边说边露出一副慷慨就义模样,差点逗笑我。

我憋住笑,假装嫌弃到:“谁要占你便宜啊,你不占我便宜就谢天谢地了。对了,晚上要不要开电风扇?”

现在正值热天,白天外面温度有三十多度,晚上就算在半夜也有十几度,我不想一起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两个挤在一起太热了。

她考虑了一下:“开吧,但你睡在外面要盖个毯子,不然对着电风扇吹会受凉。”

这是常识,不用她提醒,我也知道,但她关心我,我的心里暖洋洋的。

我起身去拿来毯子,毯子盖一半在她身上,自己钻入另一半毯子里。

她嗅着毯子上的气味,突然弱弱的来了一句:“你真好,要不是你也是女生,我都想嫁给你了。”声音很小,我怀疑我听错了: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睡觉吧。”

“好,早点睡觉。”我不再对着她,身体变成仰躺着,强迫自己闭上眼。

因为学校的床铺是单人床铺,虽然我们两个都属于身材苗条的那种,但挤在一起总有点不适应。加上她在我闭上眼后并没有转过身,脸始终对着我,小巧的鼻子呼出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脖子上,有些痒。

我敏感的觉得她现在在黑暗中依然睁着大眼睛盯着我。

我在黑暗中睁开眼,小声问她:“怎么了,睡不着?”

她轻轻的“嗯”了一下。

“是不是挤着你了,要不你回自己床上睡?”

她赶忙回答:“不是,不是,就是第一次和你睡,有点激动。”

她猛吸了一口气,又吐出来,然后附在我耳朵边小声说:“你身上好香,我好喜欢哦。”

她的话太暧昧了,我霎时间脸颊通红,还好黑暗给了我遮掩内心悸动和羞红脸颊的机会。

“别吵,快睡觉。”我赶紧打断她。

“我睡不着……”她伸出手试探轻轻放在我的肚子上,边试探边小心翼翼说到:“不过……你让我摸摸你的肚子,说不定我能睡得更快一些。”

我真服了她,又在做妖,为达到目的,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。但我拿她又没有办法。

“不行,熄灯前我就说了要你老实点,你别想打我的注意。”我依然拒绝她,她是个蹬鼻子上脸的主,我这次要是同意了,下次她就要抱着我了。

“但是……我要是睡不着,也会闹的你也睡不着,我们都睡不着,明天上课就会迟到。我迟到了就跟老师说我学习太晚才迟到,老师一定会体谅我。但你不一样哦……”她把“哦"拉的老长,后面的话我用脚想都知道她要说什么,她居然开始威胁我了,这是软硬并施吗?

“那你上你的床上睡,别来烦我就好了。”

“我的床好硬。”

“那是你的事,不关我的事。”

“不嘛……你忍心看我的受苦吗?”她委屈到。

她一定是吃定我心软了。

“那行,你不能再得寸进尺了。”我最终妥协。我真想打死我自己,只得默许了她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,眼睛慢慢闭上。

半夜我被嘞醒了,她两条手臂整个箍住了我的脖子,一条腿搭在我的两条腿上,整个人就像是长在我的身上一样。我小心翼翼把她的胳膊拉开,又不能吵醒她,结果出了一身汗,暗自发誓再让她跟我睡我就一个月不吃冰淇淋。


来源: 椰丹美文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