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丹美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励志 >

原来不过一转身

离婚的时候,两个人很坚定,任凭亲人朋友劝导说和,都不说一个妥协的字,一脸凛然,同时转身,都以为,自此天地,自是游刃有余,离开,不过是闭上一截幕而已,片刻,笙萧动荡,一场精彩便又会热闹地上演。两个人的决绝,倒教旁人生出许多的怅惘。

也是,从初中起,两个人就形影不离,都年华正好着,花底月影,男才女貌,站在一处,身体一般高,一般细,眉眼里都是一般的明丽,在一起有说不出的熨贴。两家人也都熟惯,默认着这段天设良缘,男方家里喜欢着女孩的善良,女方父母爱着男孩的聪慧。
毕业后,都参加了工作。结婚时,年纪都不大,是男方的父母去民政局走关系,偷偷给办的证。其实大家都觉得,这证不证的,也无关紧要,两个人,腻的像一个人似的,风吹不散,水冲不开,都觉得此生就是为对方而来,不求抱负,不爱钱财,只要与爱的这个人,不离不弃,相携一生,便再无他求。
这般甜蜜,不出一年便又了一个漂亮的女儿,雪白的肤色,漆黑的眼眸,艳红的嘴唇,爱煞两家老人,单名取一个“可”字。两个人觉得,今生,有彼此,有彼此唯一的结晶,便可。
两个人也有口角争执,多半看到花骨朵般的孩子,便把气消成一股爱意,毫无保留地倾出去,那管这样小的人儿能否消受。
可儿六岁那年,却出了大事,先是女方母亲病故,后是两个人先后下岗,眼见着红红火火的日子渐生冷意。她便病倒了,不足三十的人,每天顶着乱蓬蓬的发,肿着眼在床上躺着,屋子里的赃衣堆积,饭桌上有苍蝇乱舞,她对此不闻不问,只侧耳听院子里水笼头滴哒不休的声音。窗外从夏到冬,梧桐树萧条成一把骨头,骨头上的鸟们换了一茬又一茬,细窄的窗玻璃中的那方景,一刹时乌云密布,一刹时晴朗如常,生活,原来也不是预想的那样安然。

后来,他东拼西凑开了个小门面,千般哄万般骗地将她从床上拉起来,梳洗罢,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一起去属于他们的地方,正是春天,阳光逐日暖着,她苍白的脸上,挂着稀薄的笑容。树上的嫩叶悄悄地绽,像他们的心里小小的微弱的愿望。
大街上,灯红酒绿,风情妖娆,很轻易地更换着人内心里坚守的东西。好在,他们倒底是相爱多年,彼此的信任比旁人更深些。
生意一天天好转,她的脸上淡出一些红晕,他呢,因为风雨无阻地进货送货,脸也红了,是那种在被太阳灼伤的痕迹。其间他们把孩子送到了最好的学校,买了新房,两个人,除了跟那些冰冷却日渐臃肿的数字打交道,便有说不完对未来的憧憬。他们想买车,买更大的房,供孩子出国。他们跟我们没有任何区别,所有好的,都想据为己有,这里面,也包裹某些不光彩的物件。可是,钱,不是一种可以生生不息的能源,它不可能在谁的欲望里出现更多,有时候,它不是很听话,即便你努力、付出了十分,也不一定能获得一分。某些天里,钱这东西顺道而来,看望你,诱惑你,可是当你伸出手去,它却入了旁人的腰包。多半这时候,她会生气,会说一些过分的话,眼见得他红脸渐黑,眼里冒着一些仇恨的火焰,她便奚落他,讽刺他,鄙夷他,直到,他转身出去。

转身,这个动作,在我们看来是个很简单也很习以为常的动作,有人喜欢左转,有人喜欢右转,左转右转,以为不过寻常,却不曾料其中深藏玄机。
他的这一转身,幅度不是很大,而且有些恍惚,有些踉跄,她眼睁睁地看着他转,满不在乎。她并没有转身,她不过是背了背身,面对着冰冷的器械沉默了一小会儿。
回来的他,便已不是那个他,他身上,满是酒味,眼里都是笑意,她才仔细看他,那个曾跟她一般高一般细的男人,如今高大健壮,粗枝大叶的有些陌生。

从此他的身边有了旁的女人。起初她是不知道的,照例恶声恶气地待他,他也不还口,面无表情,她以为,她的话就是说给墙听的,墙听不见,便反弹回来,她的脸沉的更青。
跟旁的女人在一起时,他特别想念那个善良的、贤静的、还有些害羞的她,那个她,被他弄丢了,他在梦里遁着原路走回去探望了她,想拉着她一起回来,却被她拒绝了。她依旧是美丽的,这样的美丽,蒙上了一层遗恨。
他们不再是彼此今生的可。她知道他的事以后,并没有哭闹或者指责,甚至,也不在恶声恶气地待他,她异常平静地说,我们离婚吧。
然后,都转身。
孩子和房子还有门市都归了她。她在人前,依旧是美丽娴淑的,不出半年,她便成家了,彻底绝了他的念想。其实,她就是要绝了他的念想,她要让他悔,让他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恨。

一年后,他再婚的那个月,她离婚了。
这一年,让她知道,原来旁人根本无从走进她的生命,她习惯他的酣声,习惯他哄着她,让着她,习惯指派他做这做那,可是,这世上,除了他,是不是再没有一个人可以那样跟自己相处?
遇见曾经的婆婆,依旧喊妈,却泪眼朦胧,天意如此,曾经的亲人,转身陌路。
他结婚后有了一对双胞胎女儿,生活的艰辛压的他闯不过气来,一切从新开始,一步步都是旧年的痕迹,只是身旁人,易了主。新妻年轻,任性,他也没兴致去哄她,一心倾在女儿们身上。某天洗澡,在镜子里看到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,他便一条条搬开来,他知道,这些皱纹里,有她的影子,从十几岁开始,一直到如今,每条纹路里,都有秘密的只属于他们的故事,喜的,愁的,哀的,乐的,他数着数着便无声的哭了。

前路渐短,人生渐窄,原来不过一转身。


来源: 椰丹美文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