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丹美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 >

终不过沧海桑田阳光下的泡沫

看安妮宝贝,内心压抑而又强烈撞击。
生命的本原究竟为何?现实却如一张网,让你动弹不得,唯有在网里走着属于自己既定的轨迹。
我非乐观的人,也曾想过远走天涯,特立独行,如同贞谅一样,可是贞谅最终却说:如果人得到了整个世界,却没有得到感情,只是独自一人,他该如何存活,我不想寂寞至死。
贞谅说:我不想寂寞至死。
生命存在的方式是感情么,是爱么?抑或只是一辈子在追寻自己缺失的那些情感,以此来祭奠曾经生命里莫大的伤害。终究,贞谅为爱之死,但那个人却没有和她在水底同眠。爱的本质或许不过是爱自己没有的东西,以此来弥补生命的穴罅,至少,让我们的人生看起来完美。爱过,被爱,伤害,被伤害。但人活着,从来都不是只为爱而生,那个叫庆长的清冽女子,为着自己的生命而活。她以为不会再有爱与被爱,即使无爱,仍旧要装作没有爱也可以活下去。她在被抛弃里长大,受尽痛苦,虽然与清池的恋爱让她极尽绽放了自己,最终也为着自己那不屈服的倔强而离开,我不知道这个女子会有怎样的结局,在瑞士平静的和宋终其一生么?可这终归不像她,在一段感情里受尽伤害,终其一生不会忘记,不过是暂时小憩,终有一天,她还是会离开,那是她对抗的决心。
所谓的理想生活,一个感情的乌托邦,根本没有力量。
人最终需要自谋生路。
安妮的故事里,女子都是烈性倔强的,在爱里重生,但终究在爱里湮没,留下的是无穷无尽的寂寞。就像信得发髻的白玉兰,冷冽。她说:琴药,你要记得我爱你。他回答:我知道。最后一次的相见对簿公堂,只因他放任贞谅眠于水底,自己却逃跑了。或许,他不过是她们母女的劫,而最终,无一幸免。她们无一例外的灰暗童年,残破而触目惊心。可是她们最终都倔强的长大,与世人从不相同,而比世人更加的顽强。她们像极了阳光下摇曳的罂粟,蛊惑,却靠近不得,因为最终的结局总有那么一个人万劫不复。
很多时候,在熟悉的地方,得到的从不是心安的力量,而是回忆的残破。也许会有那么短暂的温暖,却疼痛至死。那些女子,渴望的从未能得到满足,于是只好在片刻的欢愉里暂忘。那些铭心刻骨的回忆,抱着终老,每一刻都在提醒着她们的过往。这样的女子,让人心疼,却是无法接近的,太过倔强,太过要强,从不屈服,哪怕是真的爱他。
她们一生都在远行,终究会找到一个想停下来的地方,一如信得的春梅,贞谅的临远。
我想,每个人都在寻找心里的安宁,而我的方式不过是远行,没有目的,但终会找到可以给予安宁的地方,哪怕片刻。


来源: 椰丹美文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