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丹美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 >

胡同小事叶小侯

作为一名游客,所以我以外人的身份住进了张家胡同。这是一个古老的胡同,以致我至今都弄不清它到底有多老。胡同的主道是一条两米多宽的石板路,可能是历史有些久远吧,石板碎的碎松的松,走在上面嘎嘎作响,不过还别说,这儿环境真的很幽静,甚至静的可怕。
我住在这可不是白吃白喝的,我给房东----张老爷子交了房租的,房租不贵而且住的环境还行,在一间四合院里,朝南的那间便是我房子了,西厢房住的是一位姓李的农民工,可能也是图经济实惠才入住这儿的吧,北边住的是一对小情侣,他们都在这个城市上大学,不过来住的时间倒是不多,可能学务繁忙抽不开身吧。 不过只要他们来了,我就休想睡个安稳觉,常常闹到半夜,还好我这个人也不太习惯早睡,也就习惯了。其实想想他们年轻人也挺不容易,平时又要学习又要到这儿来劳累,时不时还吵架斗嘴,读书人还真累。至于我右手边那间房是空的,听说空了几年,也租不出去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最奇怪的是,在院子中央竟然搭着一个棚子,棚子四面都是用胶布封起来的,我怎么看怎么别扭。虽然院子还算是宽敞,但这么一个棚子摆在那总是觉得有点煞风景。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去问张老爷子,“张老先生,为什么我们院子里那个棚子不拆掉呢?多挡路。”“叶先生,不好意思,挡了您的路,我也想拆掉但不能拆啊。”“不能拆?”“不瞒您说,那是我那不争气的外甥住的、”“您外甥,他为什么住那呢?”“这,不是没房间了嘛,只能委屈他了”“东厢房不是空着吗?”“东厢房?东厢房! 对不起,叶先生,老朽有点事还要忙,有事您再叫我。”“您忙吧。”
从张老先生那出来,才八九点左右,闲着没事,况且正值阳光明媚,心想不如出去逛逛,才出门就碰上了邻居李大叔,“叶先生,这么早啊,是要出去逛逛啊?”“早上好李大叔,您这是要去上班吗?”“哎,上什么班,就是去工地看看,看今天有没有什么活路可做, 对了,叶先生,最近治安不太好,听说官府又在抓革命党,您出门可得小心点,据说革命党大多都是读书人。”“放心吧,李大叔,就我这样还不配当革命党,您说是不是,哈哈!”“是啊,叶先生一看就是老实人,不可能是革命党,糟了,我时间来不及了,我得先走了,叶先生您慢慢逛”
才告别李大叔,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差一点就把我撞翻,还不分是非就开口大骂,“你他妈不长眼镜啊,撞到老子了!” 等我稳住了我快摔倒的身子,才发现“被我撞到“的人是个大学生,心想他们大学措辞确实时髦,说话都这般的霸气艺术。大概是他上学快迟到了,加上我挡了他的路,他才会灵感爆发的吧。
倒霉天天有,今天特别多,正当我看着那大学生肾亏的背影看的入神,又一个浑浑噩噩的身影又一把把我撞倒在地,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到先开口了,”叶先生,你是叶先生,没错,你是叶先生。”莫名其妙,“我姓叶,你能先让我起来不?”我心里不爽到了极点,但作为一个读书人又不好大发雷霆。“对不起,叶先生,来我扶您。”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人,长的虎背熊腰,但去一脸憔悴,胡子似乎几个月都没打理了,两眼还深深陷进两眉之下,整个人人没一点生机,要不是看他还站在我面前,我还真的会把他当成死人。“你认识我?”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“叶先生,我不认识你,但我舅舅认识你。”“你舅舅?”“ 呵呵,就是张正山。”“哦 张老先生,哦,你就是他的那个外甥吧!"我转身便向我屋子走去,心想还没出门就被撞了两下,兴许这是个凶兆,还是不出去为好。
进入屋子才想关门,他却跟了进来,“你干嘛?你不回你房间来我这干嘛?”我指了指那棚子道,“叶先生,我想跟你聊聊!”他似乎有点腼腆,但我还是让他进来了,并倒了两杯茶。“叶先生,不用麻烦了,我只是跟你聊两句就走。”“不用客气了,反正我一个人闲着也闲着,有你陪我聊天,我还乐意呢,对了,怎么称呼你?”“我就周二喜,您叫我喜子吧。”“好吧,喜子,你是张老先生外甥,你怎么住这棚子呢?还有你怎么这么一副样子?”我又打量了他一番,这一次,他身上的酒味差点另我呕吐。“对,我是他外甥,亲外甥,不过不怪他,怪我,
怪我。”“怎么一回事呢?”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去问他。但他的表情似乎陷入了痛苦,“算了,不方便的话我能理解,素我冒昧。”“没事的,叶先生,跟您说也没关系”他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,“反正您是外人?”“啊?”“叶先生您别误会,除了您,我没对其他人说过,您能理解吧?”我点点头,呡了一口茶,继续听他诉说。
其实在几年前,我不是这样的,那时候我在一家公司里任职,待遇还不错。我从小失去双亲,所以那时候和舅舅生活在一起,舅舅对我很好,虽然我知道是为了我的钱,但我不在乎,我只想有个家,直到三年前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小燕,她人很好,也是在我们单位上班,职位比我低一点。 渐渐的相识相知,接着我和她终于走在了一起,一切都那般美好,就这样过了一年多。然而有一天,公司转来了一个男的,他职位比我高,人长的比我俊俏,不像我这般粗鲁。在那样的诱惑下,小燕把持不住,终于和那个男的勾搭上了,我理解女人为利什么都能抛开的作为,但我一直劝说不了自己,与其忍着痛看着他们卿卿我我,倒不如辞掉这份工作。就这么冲动我便把工作辞了,可心里还是不痛快,想着自己意识里女人的形象被扭曲成了这般模样,真的十分痛苦,虽然有时候安慰别人说,女人都这样,但发生在自己身上时,一切的解释和安慰都是多余。 就这样,辞职后,我与烟酒为伍,舅舅也终于把我贬到了这个小棚里。其实真的不怪他,没他的话我兴许小棚都住不上。
“叶先生,您是读书人,您说我是不是特失败的一个人?”周二喜认真的问道,“喜子,我觉得吧,问题不在你,你更不应该一直活在过去的世界里。正所谓,三十六行,行行出状元,以后重新找份工作,好好拼搏,你还年轻,希望还是很大的,前途也很广。”“叶先生,您觉得我这样的人这样的心态,会有以后吗?即使有以后,那能比现在好到哪去?”“这,以后的事
谁说的定呢,有上千过万的可能。”“对了,叶先生,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?”“古人说过人活着是为了受苦的,也有说法说人说着是为了死,各种说法太多了,我能记清的大概就这两种吧”我不假思索的说。“谢谢叶先生陪我聊这么久,我不打扰您了,我先走了。叶先生再见。”“没事,以后想聊天就来找我吧。”把他送走我也在想人活着是为什么呢?
五天过去了,喜子也没来找过我,早上出门的时候又碰到了李大叔,“李大叔,今天这么早啊?”“哦 叶先生,今天工地活路多,所以去早一点,您吃早餐没?”他递过两跟油条给我,“谢谢,我吃过了,对了,最近怎么没见二喜呢?”“二喜?”李大叔停止了咀嚼,“他五天前就死了,跳楼死了,哎,年轻小伙子就这样。。。哎。。, ”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“哦,大概是张老爷子不让宣扬吧,他之前也这样过,反正这胡同死了人,他都让我们闭嘴,说是怕坏了这儿的风水。”“哦 那您先去忙吧。”
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从二喜离开我房间那一刻,我的心就感到不安。也许因为我的不假思索就断送了一条人命,我有罪。但突然又感觉自己像做了好事似的,二喜死了兴许比他活着要快活的多,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吧。
不论如何,我还是决定离开这个胡同,活着的二喜这儿容不下,死了的二喜这儿也容不下。那有什么理由容得下我。


来源: 椰丹美文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