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丹美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短篇 >

杨明哲古诗词文集(禁转载)

(中间错误后做修改) ★鹧鸪天·感秋(2014-8-12) 陌径枯黄铺作愁, 落花雨残扰清柔。 今肠甘断与君续, 别后晓生离绪眸。 思悠悠,泪涟涟, 几回梦里忆昔容。 平生黯涩闻声泣, 心事涟漪犹对重。 ★蝶恋花·赠友人(2014-8-19) 季转秋回愁欲满。 残照当楼,起念友人远。 愿山水万重尽散, 谈笑诗文纸画见。 曾忆平生常多叹。 尘世纷扰,难得人绝染。 哀艳韶华难奉愿, 此间平顺多于难。 ★青玉案·梦忆旧人(2014-8-24) 秋来绿意闲消褪, 满地残,百花垂。 墨迹氤氲昔事归。 笙箫扬挫,人生离合,梦忆离人回。 欲说还罢哀乐追, 却叹蹉跎指尖亏。 梦醒时分心事碎, 时光荏苒,岁月翩跹,莫叫容颜悴。 ★百字令·相思(2014-9-8) 夜 无眠 月疏洁 繁星点点 风吹皱思念 吹乱一湖秋水 想念你是我的星 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带着有弧度的眉眼笑 光和影都不及你的美好 从九月的凉风中走来 融化了骄阳与春风 望瘦了荣光半许 暗夜不懂相思 红豆寄深情 愿君谙知 揽月盼 人儿 归 ★八声甘州(2014-10-13) 望胧胧雾里几楼宇,云呈聚又合。 未闻故日,安堵可否?又念今安。 渐露寒霜凄紧,想故己音得。 若是容颜旧,曾忆昨和。 枯叶化蝶翩落,池瘦更添意,只觉身寒。 旻天停于此,对夜雨萧歌。 约他年,韵光回转,梦忆起,明眸度欢颜。 昔年路,不愿回首,来路未繁。 ★秋风(2014-11-6) 长滩栖大雁,红叶伴清风。 古木衬余日,极情臻几更。 柳条互诉语,娇月渐胧朦。 置景不觉晚,冰寒随晓生。 ★临江仙(2014-11-6) 空月繁星镶夜幕, 黄花垂柳安然。 忽思年少度欢颜, 梦中痴呓念, 随感再合难。 离故远居他园里, 昔年盛夏长谈。 于今寂寂至天寒。 暗量尘世漠, 一念久凭栏。 ★百字令·久伴(2014-11-16) 夜 泪珠 凝于眉 星星眨眼 它会难过吗 月亮一直陪伴 它也没有苦与乐 最怕承诺后的离开 不敢把思念放得太轻 有些不经意埋藏于心底 我偷偷刻下那些美好 期许我未曾发现的 你不言语的感动 你的心思谁懂 又怎么会知 你所有的 苦与难 伴你 久 ★夜语(20114-11-19) 夜色渐浓花欲溅, 花窗透月不常眠。 褥凉孤影空墙映, 犹盼梦深大小牵。 ★如梦令(2014-11-29) 昨夜风来雨落,枯树黄花身弱。 寂里染微霜,谁信道同冬过。 何错,何错,自离后空生惑。 ★【古文随笔】此日之随想(2014-11-26) 又是一个平安夜,若一一皆不开心。记去岁得之苹果,又其一言,我竟痴也等了日。我又想起了我的十八岁生辰,一人去操场上泣久,归来时,目皆为江陵之。 不知何故,辄以患失,小人离倚,当将收到,而又觉远。明明是节,而一日并无一语,予甚心凉。不喜此觉,自觉易于一人生赖,亦甚不喜自然。暇辄过之速,极其不觉其然,一旦抽去则慨。岁月匆匆去矣,不求其年,总觉我为童子。欲不为世染,终为自初恶之状。不欲求尝,有不能已者泣,自初至三,其人恍惚见之,若隐若现。吾素信:前有几日黯淡绝望之,后则有几章属之日。故吾素怀冀,悠悠待。 直是如此之人弱颜,自张圆及今之,若皆如此。多有人伴我过了四年,虽中间不长通。有友人,当思其文,亦有时思其,想是日三,必欲知其过得好否。 今之日甚美好,我则甚惧,或者安得不至。每一遇谢,遇便是缘,我当善惜,愿吾爱之人与爱我者,皆能开心快乐。 ★[古文]因命,记者永路(2014-12-27) “记者节”定于隐之收秋,其至使我满喜与情。 岁月之十八日者,中国记者节。记者节如士节、师节也,是我国仅有之三业性节一。由国务院之制,记者节是一不放之事节。 人之言曰,日并新之。是故,为史者亲者、录者,记者非一项荣,更是一任。每日皆新之。故记者欲与世共进,与百姓同寒暑,为民之“近小袄”。此记者之义。每日皆新之。是故,记者欲有血有肉,有情有义,情为记者之业生。 新梯时也,亦逼我神至此一问,你不开可乎?当机短信与网络并为一种强之谓统梯冲也,我岂非入一民皆记者者乎?一博客,一帖皆可以蔽之象速之备于人面前,故宜疾之道顺。对新之势,我必有应挑之力。 记者节,是我国仅有之数业性节一,此是新闻者之荣,亦于事者之劝和策。铁肩担义,妙笔著文。一年以来,论事者固是导,守业道德,敬业奉献,传信与识,开议监督,为进通省科学也,生世和为之其力。 毕竟,惟信,能使记者得在其位,起一七之望;惟笃信,乃使记者备之强抗击力,不断地前。?如有所言,记者节于民之义,即是戒之,永无失事人之心,永无释事人也,以此弃携弃照实与情之间及权。 能书者,未必能为一善之事记者。盖以,新闻报非捻来置酒,亦非花前月下之情烂漫,所谓事事之实效,所谓文字之精锻炼,将心与论藏中之妙诠事实。为党与民之“口”,事记者荷“天降大任于斯人”之命,追想、考实、守良知为事记者不可卸之世任。是故,新闻记者,不宜为简之记录者,而应是一善交之访问者,敏之运动员,思深之蒸民,温良之慈者,疾恶之侠。 《中国经济时报》名记王克勤尝言“百之察访永为记者之第一要,好作为出之。”。”“走”不携出力,当风俗险,又牲多休与玩之暇思、去作。人在家食时,我常在焉者电脑前扣键盘;我还家食时,常为人翛然步或在灯红酒绿前轻歌曼舞矣。当其入梦乡时,我常在篝灯夜,或以驱稿常熬至三更半夜,甚至达旦。 有一言之善——“为君不见我之时,我与新闻于道路;当相也,我与新闻在纸。”道路之弊之苦足言?路当之险复足言?择记者事,即选道,择了记者,遂择了忙。 此世所事者往频见与掘真善美,唱响主旋律、弘正量,增感力,所著事宣正论引用之。言事者论,虽事取之必之功,但求不止,永远在路。


来源: 椰丹美文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